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波《中国海权策》

外交、海洋经济及海上力量

 
 
 

日志

 
 
关于我
胡波  

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博士毕业,现供职于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权战略、国际安全及美国外交,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观察》、《外交评论》、The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等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出版过《中国海权策》等多本海权战略专著,其新作《2049年的中国海上权力》近期由中国发展出版社隆重推出。

网易考拉推荐

稳北、和南、争东:中国的海上地缘战略  

2012-11-10 14:12:51|  分类: 中国海权战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海洋地缘环境复杂,几乎和所有相邻或相望的国家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海洋争端。近年来,中国与部分国家频繁在海洋问题上发生摩擦;随着中国日益走向海洋,周边国家加快推动海洋发展战略,这类摩擦还将更为复杂,更为激烈。鉴此,中国迫切需要一个总体的海上地缘战略,以统筹应对各类争端及潜在的海上危机,更好地服务于海权的发展。

稳北——稳定朝鲜半岛及周边海域的局势、发展与朝韩两国的友好关系

朝鲜半岛向来是海陆力量对冲争夺的战略要地,是中国陆权向海洋辐射的战略支点,半岛的动荡历来殃及中国大陆,保持其和平稳定是中国国家安全的内在需求;与朝韩两国的友好关系是中国在半岛发挥作用和影响的砝码,也是中国海权向日本海甚至是北太平洋方向拓展的一大基础;黄海拱卫着中国京畿地区,是华北地区的海上屏障,其形势的恶化将严重制约中国在其他方向的力量投入以及拓展力度,限制中国海权的应有作为与抱负。稳定半岛及周边海域的局势、发展与朝韩两国的友好关系将给中国海权的发展构筑一个好的侧翼及后方环境。

中朝存在北黄海划界问题、中韩间存在南黄海和北东海划界问题,以及苏岩礁、日向礁的归属争端,这些争议的实质主要是海洋经济利益的争夺,目前较为凸显的是渔业问题。近期,中国渔民与朝韩两国,尤其是韩国频繁发生冲突,愈演愈烈的渔业冲突将可能引发与朝韩两国间的新摩擦甚至是对立。

在中朝传统友好关系及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框架下,中国有望通过谈判解决与朝韩两国的争议及分歧。中韩已就苏岩礁、日向礁的法律效力达成共识,即争议岛礁不具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权益,不影响海域划界。中韩已进行了多轮划界谈判,中韩首脑在多次会晤中均表示,同意继续就海洋划界保持协商,强化渔业既有合作机制,加强沟通合作,妥善处理渔业领域相关问题。

朝鲜半岛形势的可能硬着陆是中国在此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半岛作为冷战最后的地缘遗产,中、美、日、俄等各方利益及力量交织其中,朝核问题的出现和韩国日益强烈的统一冲动更加剧了地区形势突变的风险。中国长期致力于半岛的和平与稳定,并做出了巨大贡献。未来,应继续坚持发挥地区影响,履行大国责任。除加强与相关方的沟通,做好协调工作外,还应主动谋划,在构筑地区安全机制中发挥主导性作用。具体而言,可在类似六方会谈机制的基础上推动形成一个互信机制,从制度上防止误判的发生及危机的升级。

和南——妥善处理南海问题,做友好邻居,构筑东南亚地区的和平框架

中国在南海及其周边海域拥有多重战略利益。其一,南海及其周边海域衔接太平洋及印度洋,是国际航运要冲,扼守着中国的海上生命线。其二,巴士海峡、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龙母海峡等是中国海上力量向太平洋及印度洋延伸的战略通道。在东部向洋通道遭到美日严密监视和武力威慑的情况下,这些通道更是弥足珍贵。其三,南海渔业、油气等资源丰富,是中国发展海洋经济的重要支撑。

但中国却不适合在该区域过于咄咄逼人。一是南海是大国利益及势力交汇之地,牵一发动全身,在此谋求优势者注定会遭受其他大国和东盟各国的联合抵制。二是南海处于重要的国际海上航线,攸关世界几乎所有贸易大国的海上通道安全,冲突或争端将受到国际社会的严重关切和大国势力的介入。三是就中国海上总体态势而言,东南亚地区是美、日等国对华防范、牵制相对薄弱的方向。在此维持一个相对友好的政治氛围,将对中国海权的发展大有裨益。

冷战结束以来,中国倡导“睦邻、安邻、富邻”原则,通过经济上让利、政治上互信和军事上克制等措施加强与东南亚各国的关系。这种政策取得了巨大成功,二十多年来,中国与东南亚各国以及东盟的关系发展迅速,不断攀登新的台阶。然而,南海问题及大国因素已成为双方关系更进一步的两大瓶颈。南海问题始终是双方关系的一大障碍,并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困扰。越菲等南海问题相关方在海上与中国的斗争冲突加剧,新加坡等南海问题非相关方也十分担心中国实力增强后会在此采取进攻性战略。近代以来,东南亚地区始终是大国力量角逐之地,玩弄“大国平衡”也长期是东南亚国家自保的不二法宝。针对我实力及影响力急剧攀升,美国重返亚太、并推行“再平衡”战略,日本南进、并试图利用南海问题牵制中国,印度东进、在南海谋求经济利益及对华的战略平衡等,都客观上给东盟国家借助区域外大国平衡中国创造了条件。

对于南海问题,中国应在保持力量威慑的前提下,致力于通过经济、外交和国际法等手段解决争端。中国在该问题上的战略目标应以保障海上交通运输线的安全和争取南海海洋资源的利用权利为主,而不应将争夺制海权作为在南海的主要目标。中国在经济上要提高深海开发能力,构建相关法律体系,稳步推进在南海的经济及社会存在;在外交上寻求国际社会的理解与支持,在联合开发问题上提出自己的倡议及见解,努力推动共同开发;在国际法理上寻求对“九段线”的合理解释,并有力反驳越菲等国曲解《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相关条款的行为。与此同时,应推动建立相对具有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或双边沟通协调机制,通过联合执法、联合演习等活动建立安全互信。

对于东盟国家“远交近攻”的平衡策略,可通过制度安排,形成安全共同体,以削弱中国崛起带来的张力,缓解弱国面对强邻的先天恐惧心理。中国已加入《东南亚友好和平条约》、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积极参加东盟地区论坛、东亚峰会等机制,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在该地区进行武力扩张的权利。中国地区安全的承诺是认真负责的,为继续推行“放心”政策,中国可继续强化与东盟各国的安全、军事等高政治领域的合作,推动地区多边安全合作机制的发展,最终形成互不相互威胁的地区安全共同体。

同时,中国需要从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为地区提供安全保障或安全物品。中国对地区内的各类热点问题,无论与自己的利益相关度如何,都要有自己的合理解决方案,并为之积极努力,为东亚地区安全提供秩序、机制及规范等方面的公共物品。

争东——构建东出太平洋的安全通道、争取在东海的制海权、捍卫台湾及钓鱼岛的领土地位

不同于中国与朝韩,中国与东南亚国家间的矛盾,中国与日美在海上有着较为尖锐的结构性矛盾:中国追求成为海上强国,维护自己的合法海洋权益,而美国不承认中国的应有权益,并不愿意放弃在该地区的优势地位;中国与日本的海上权力间存在一定程度的此消彼长的关系,日本不会任由中国从一个陆权大国发展成为一个海权强国。因此,中日间围绕钓鱼岛及东海划界的矛盾,中美间围绕台湾问题和制海权的斗争不会轻易偃旗息鼓。

这类斗争是当前及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中国海权面临的主要问题,也是中国海权成长过程中无法回避的重大问题。美日在冲绳等第一岛链沿线的军事部署,在战时可以完全封锁中国海军从东海前出太平洋的海上通道,在台湾没有回归前,这种态势严重影响了中国海军的远洋活动能力;中国海上力量的增强,也势必会动摇日本在东海的海上优势,必然会招致日本的防范与打压;在台湾等问题上,美中围绕介入与反介入的斗争会更趋激烈。只要中国想成为海上强国,就必须得直面这些结构性问题。为此,中国不得不进行斗争,必要时刻,要有动用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各种措施,以反制敌对行为的决心和勇气。

当然,斗争是为了更好地谈判与妥协,中国不太可能通过武力将美军逐出西太,也并非要通过武力压服日本,其力图在实力展示和能力建设的基础上,说服美日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和应有之海上权利。为此,在加强军事威慑、外交谈判、法理斗争等手段的同时,应重点做好两手准备,以防止局面失控。

一方面应推动建立一定的危机管理机制,规避可能出现的冲突和危机。美、日与中国在东海的侦察与反侦察的斗争已日趋激烈,舰机间的对峙也时有发生。这种情况下,一旦发生摩擦,很有可能因为误判和沟通障碍导致冲突升级。因此,建立危机预防管理机制是十分必要的。具体而言,这类机制应至少包括以下内容:双方关于海上安全问题的基本共识,如相互通报方式、航行及飞行规则、紧急避险程序等;有效的应急联络渠道,包括规定这类渠道的工作设定标准程序,明确其任务,从制度上保证其在危急时刻依然有效;有关危机预警、危机管控的相关规定及程序,即明确什么情况下该通过哪种适合的方式做双方认为合适的事情。

另一方面应做好最坏打算,增强控制冲突和打赢战争的能力。目前,日本强化所谓“西南防御”与美撺掇盟友承担更大责任的想法不谋而和,日美加强力量整合及兵棋推演,针对中国为假想敌的夺岛、反导等演习日益频繁。随着中国海上力量的大发展,美日的敌对动作业也将加剧,未来,中国与美日在海上将更呈现矛盾激化、摩擦不断、斗争激烈的态势。因此,中国必须加强控制冲突和打赢战争的能力,时刻准备应对在东海爆发的冲突或危机。只有中国海上威慑能力的提升,才有可能维持基本的动态平衡,才有可能有议价的空间。再好的谈判技巧和外交表演,如果离开了实力的支撑,也就无法赢得对手的尊重。如果中国能在东海拥有一定的海上慑止能力,借助陆基空中及导弹力量,对美日强大的海空力量形成一定的牵制,美日在执行其战争遏制构想和武力威逼时,就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北面是后方、南面是基础、东面是根本”。地位和所面对矛盾的不同,应对策略也当有所不同。“稳北、和南、争东”战略意在厘清中国海上三大方向的战略重点和应对方略,当然,任何方向都存在“稳、和、争”策略和手段的应用,只不过存在程度差异、战略重点和优先次序的不同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2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