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波《中国海权策》

外交、海洋经济及海上力量

 
 
 

日志

 
 
关于我
胡波  

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博士毕业,现供职于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权战略、国际安全及美国外交,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观察》、《外交评论》、The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等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出版过《中国海权策》等多本海权战略专著,其新作《2049年的中国海上权力》近期由中国发展出版社隆重推出。

网易考拉推荐

建设海洋强国必须坚决维护东向海上通道安全  

2013-12-27 12:12:28|  分类: 中国海权战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及中国海上通道安全,人们往往言必称马六甲海峡或“马六甲困境”,高度关注南海及西向航线,鲜有提及经宫古水道、大隅海峡等向东的海上交通线。殊不知,这条东向的海上生命线更为脆弱,而其重要性更与日俱增。

中国国际贸易的海洋航线主要有四条,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其中,东向航线向东到太平洋东岸,沿途至日本、整个美洲的东西海岸,而日本周边的宫古水道、大隅海峡等则是中国东向航线的重要通道。

宫古海峡,也称宫古水道,是日本冲绳岛和宫古岛之间的一条海上航道,宽约300千米,是中国横穿太平洋到中美洲、南美洲等地的主要通道。而且,宫古海峡还是南向航线的重要补充,中国可籍此直航至澳大利亚东北部港口、南太平洋诸岛国。海峡位于日本九州岛南端的大隅半岛和大隅诸岛之间,宽约33千米,是从东海、黄海、日本海出入西北太平洋的重要通道。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和日本有关“特定海域”3海里领海的规定,大隅属于非领海海峡,外国舰艇和飞机均可以自由通行,且勿须遵守“无害通过”原则。

此外,在日本诸岛间,还有20余处海峡或水道,连通中国东海和太平洋。在台湾未与中国大陆统一之前,这些海峡或水道是中国进出大洋的捷径。随着页岩气革命及国际能源供给“西升东降”格局的形成,随着中国与美洲贸易的拓展加深,这些通道的重要性还将继续大幅提升。

根据《公约》公平公正的原则精神,海洋地理相对有利的国家应照顾海洋地理相对不利的国家在资源开发、海上通行等方面享有的合法海洋权利。中国东海被日本诸岛屿包围,属于半封闭海,日本事实上有义务向中国提供在这些海峡自由通行或过境通行的便利。况且,进出这些通道的多数船只均与中国的贸易和安全有关,作为利益攸关者,中国需要有维护这些通道安全的手段,并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然而,日本等国非但无视中国的合法权益,还将这些国际海上通道视为围堵、遏制中国的有力支点,在海峡或水道周围部署重兵,监控中国军舰、商船及飞机等进出海峡的一举一动,有时甚至置海上航行自由原则于不顾,公然在国际水道上骚扰、阻碍中国船只及飞机的正常航行。相较于南海或马六甲海峡,战时日美在东海附近水道封锁中国海上生命线要方便得多。

因此,中国东海海上通道的安全与钓鱼岛争端、台湾问题一道,成为中国海洋强国崛起过程中在东面方向必须解决的三大难题;同时,它也是中国不得不争的重大利益。对此,中国要有果决的政治意志。

为了维护中国在宫古水道等东海战略通道中的合法权益和海上生命线的安全,中国亟需在军事上构筑更加灵巧的威慑能力,在外交上对日本施加更有针对性的压力,通过长期坚决有力的冷对抗,夯实中国东出太平洋的战略基础。

中国对日本强大的战略威慑能力不容质疑,理论上,若日本封锁我海上交通线,我可利用各类陆基导弹攻击日本的岸上基地。实践中,这种战略威慑能否奏效却有较大的疑问。首先,摩擦、冲突的发生与升级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彻底“破局”之前,导弹威慑于事无补,难有针对性;其次,袭扰、封锁等手段所需要的政治成本和代价要远低于导弹攻击,日本只要保持一定的度,中国就难下决心。这种战略威慑与战术威慑的脱节,也使得中国空有强大的国力和战略威慑力,几十年来竟不得不在宫古水道等国际通道上仰日美的鼻息。近年来,随着中国海空力量的全面发展,中国的飞机军舰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相关海域,有效存在的数量和质量显著增强,中国将逐渐具备在这些战略通道上与日美一较短长的能力。力量建设是一切战略的前提,只有中国能在现场的摩擦对抗中立于不败之地,日本等国才不敢轻易危害中国海上通道的安全。

多年来,日本已经习惯于在航行自由问题上“贼喊捉贼”,大肆抹黑中国,混淆国际视听。或渲染中国的正常航行为“入侵”,或污蔑中国“危害航行安全”,而实际上是日本损害了中国合法的海上航行自由。为此,中国应在外交及国际舆论上强化斗争力度。一是要加强取证,以相关国际法为依据,通过铁的事实有理有据地驳斥日本的荒诞言论,必要时可提请国际司法机构介入。二是中国可向日本直接提出宫古水道等国际通道的管辖透明度问题。日本拥有对毗邻海峡或水道的管理权利,这无可厚非,可作为这些通道的最大用户,中国也有权利要求日本遵守相关国际规范和中国的合法权益。三是在联合国、东亚峰会等相关国际及地区机制中正式提出日本危害中国航行自由问题,积极向国际社会介绍相关经纬和是非。

中国无意与日本打仗,但在做最大和平努力的同时,也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唯有如此,才能既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又可在对抗中更为收发自如且游刃有余。

原文发表于《环球时报》2013年12月27日,原题“宫古水道,中国的东向海上生命线”

  评论这张
 
阅读(13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