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波《中国海权策》

外交、海洋经济及海上力量

 
 
 

日志

 
 
关于我
胡波  

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博士毕业,现供职于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权战略、国际安全及美国外交,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观察》、《外交评论》、The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等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出版过《中国海权策》等多本海权战略专著,其新作《2049年的中国海上权力》近期由中国发展出版社隆重推出。

网易考拉推荐

海洋强国勿需避谈权力  

2013-08-13 21:1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以来,海洋强国渐成中国国家战略,其内涵及实现途径也引发了中国社会各界的广泛热议。迄今为止,我们谈论了太多中国海洋强国之路与传统海洋强国之路的不同,如,中国海洋强国更追求对海洋的开发与利用,而传统海洋强国更强调对海洋的控制;中国海洋强国主要凭借政治、经济、科技及外交等手段和平崛起,而传统海洋强国主要依赖坚船利炮和大规模海上决战实现武力崛起。然而,中国海洋强国与传统海洋强国也有相同之处,那就是对海洋权力的追求。

“强”“弱”是相对而言的,离不开纵向和横向的比较。海洋强国之所以“强”,至少必须满足两大条件,一是与自身比,实力得到了增强,实现了跨越;二是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在国际体系中的权力地位得到了显著提升,进入了国际海洋政治的“强国俱乐部”。当前,世界各沿海国纷纷发布海洋战略,大力拓展海洋空间,大举发展海上实力。在世界海洋国家群体性大发展的背景下,第二个指标显然更有意义,中国海洋强国不仅要迅速增强开发、利用和控制海洋的实力或能力,更需要在世界海洋格局中谋求应有的位置或权力地位。换言之,对外追求一定的海洋权力是建设海洋强国的题中应有之义,我们谈或不谈,它都是实际存在。

中国对外究竟追求一个什么样的海洋权力目标是中国自己、周边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十分关注的重要课题。中国海洋强国的实现需要政府各部门、军队与海警等力量、涉海研究智囊、相关企事业单位,以及全体涉海公民的集体智慧与共同努力。一个明确的目标与方向有利于中国更好地统筹协调国内国际资源,更有效率、更有序地发展壮大自己。中国不可能脱离国际体系发展海洋强国,其成功离不开与国际社会的良好互动,这也要求中国对自己要追求一个什么样的权力目标做清晰的界定,以使得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行为形成稳定的预期,并降低不必要的焦虑和不安。因而,无论是出于发展自己,还是加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的考量,海洋强国的权力目标,我们都不得不谈。

综合分析中国自身的海洋先天禀赋、总体实力情况、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和时代背景等影响因素,统筹把握必要性与可行性,笔者以为,中国的海洋强国应追求以下三大权力目标。

从对海洋控制的角度而言,中国可望塑造一支重要的地区性海上力量。地区性海上力量不同于全球性海洋霸权,其主要任务是控制利益攸关的近海或远海空间,而非全球布局;它也不同于近岸或近海防御型海军,其拥有有效的远洋舰队,可遂行远洋作战任务。中国海陆复合的地缘特征以及复杂的周边安全环境决定了中国海上力量发展的基本限度,即中国永远不可能效仿美国发展全球式的海军,也不可能去争夺世界海洋霸权,拿破仑时期的法国、威廉德国以及前苏联均是中国需要引以为鉴,吸取教训的“榜样”。

不过,中国日渐强大的综合国力和陆权对海洋的辐射影响,与东北亚、东南亚和南亚等濒海地区得天独厚的地理、经济和人文联系,也使得中国可以在西太平洋及北部印度洋有所作为。另外,考虑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远未淡出国际政治竞争,中国的海洋强国不可能离开强大海上力量的拱卫,中国打造地区性海上力量也有其相当的必要性。具体而言,在第一岛链内的狭长海洋空间范围内,在陆基力量和资源的支持与配合下,中国海上力量应在此形成一定的战略优势;在西北太平洋及北部印度洋,中国应维持一定的有效前沿存在,以扩展海上安全边界并维护重要海上通道的安全;在世界其他海域内,中国海上力量将通过军事外交、应对非传统安全危机、提供国际海洋公共物品等方式发挥影响性作用。

从参与海洋机制及秩序的角度而言,中国可能成为国际海洋政治大国。中国拓展海洋政治权力,是历史使命使然。当今的海洋秩序正处于和平演进过程之中,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为代表的海洋机制虽已成型,但远未成熟。譬如,《公约》有大量的模糊条款需要厘清,诸多地方需要增加解释条款,国际海洋法法庭、海底管理局等机构的工作程序也需要做更具体的界定。这些任务的完成将主要仰仗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大沿海国的不懈努力。同时,取得应有的海洋政治权力也是国家利益的需要。中国在世界海洋中的最终收益状况将取决于中国能多大程度影响世界海洋秩序演进发展的方向及其规则的塑造。因此,在世界海洋秩序的演变过程中,中国应该坚持发出自己的声音,尽可能让新的海洋秩序体现中国的利益、价值观念和政治理念。

1982年以来,《公约》的签署及实践标志着,世界海洋秩序第一次通过谈判协商而非海上决战的方式进行了调整。海上力量虽依然不可或缺,但其在塑造海洋秩序中的作用已显著下降。中国日渐强大的综合国力将是中国参与国际海洋政治的坚实基础,通过卓越的政治、外交及国际法斗争,中国很有可能超越力量差距的限制,成为世界海洋新秩序的重要塑造者之一。

从对海洋开发利用的角度而言,中国应立志成为世界海洋经济强国。根据《公约》划定的海洋空间有着相当大的“伸缩性”或弹性特征,世界各沿海国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约占世界海洋空间的三分之一左右)以外的海洋空间属于全人类,是国际公共资产,包括内陆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均有开发利用的权利。这意味着,一国实际享有的海洋空间范围的大小实际上与其开发利用能力密切相关。作为一个海洋地理空间相对不利的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繁重发展任务和世界使命的大国,要成为一个海洋强国,中国的海洋发展战略必须要有全球视野,以世界海洋空间为平台,在争取自有海洋空间的同时,积极拓展国际公共海洋空间和与其他沿海国的合作空间,加强在主权权益范围外海洋空间的谋篇布局。

中国已是世界海洋经济大国,中国企业及公民的海洋经济活动早已遍布世界各大海、各大洋。但中国还不是世界海洋经济强国,在海洋科技、开发管理、产业效率等方面还与美日等海洋强国还有着相当大的差距。未来,通过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及经济模式转型,中国可以凭借人力资源、资本、技术等优势,以300万平方千米的自有海洋空间为基础,积极参与世界海洋空间的开发、利用及管理,成为世界性的海洋经济强国。

  评论这张
 
阅读(13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