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波《中国海权策》

外交、海洋经济及海上力量

 
 
 

日志

 
 
关于我
胡波  

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博士毕业,现供职于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权战略、国际安全及美国外交,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国际观察》、《外交评论》、The 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等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出版过《中国海权策》等多本海权战略专著,其新作《2049年的中国海上权力》近期由中国发展出版社隆重推出。

中国渔船“威胁”日本?   

2014-11-06 21:2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中国渔船,作为中国走向海洋的先锋,作为触角延伸最广泛的海洋活动载体,活跃在世界海洋的各个角落,长期处于风口浪尖。近日,在日本国内的大肆炒作下,中国渔船再次出尽了风头,成了日本声称要认真应对的重大挑战。

中国渔船大规模“入侵”日本?

1011日,日本《读卖新闻》用黑底白字打出“尖阁国有化2年”的突出横标题,刊登长篇文章称,中国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出现的频率降低,但被认为是“海上民兵”的中国渔民愈加频繁地出现在钓鱼岛海域。20129月至20139月,中国公务船进入钓鱼岛12海里领海的频次为216艘,但之后的一年间仅为101艘;而2012年一年间,日本海上保安厅(以下简称海保厅)发出“退出领海”警告的中国渔船数量为39艘,2013年增至88艘,2014年截至910日已剧增至208艘。日本《产经新闻》1012日则以《中国渔船在小笠原岛窃取珊瑚》为题报道称,世界自然遗产小笠原群岛附近,出现了很多疑似中国渔船的可疑船只。据海保厅确认,出现在小笠原群岛周围的疑似中国渔船,今年915日有17艘,923日有25艘,101日达到了40艘,而且还在继续增加。

这两则报道随后被日本各大媒体转载,日本国内各界则做出了各式各样的解读,铺天盖地的是中国渔船“入侵”、“盗采”的字眼,连日本高官也出来帮腔,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中国渔船“入侵”钓鱼岛的频次在增加,“形势不容忽视”。针对小笠原群岛的中国渔船,海保厅长官佐藤雄二在15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强调,“日方将大量增加大型巡逻船只和飞机的投入,严阵以待,加强监视。”

日本眼中的中国渔船威胁

中国渔船出去做什么?当然是捕鱼。随着中国2014年东海休渔期(41日至916日)的结束,大量渔船出海是非常正常的现象。钓鱼岛附近海域渔业资源非常丰富,自古就是中国渔民的传统渔场;中国远洋渔业发展迅速,大批渔船走向深海甚至是大洋彼岸,小笠原群岛位于中国渔船进出大洋的要道,中国渔船去小笠原群岛附近海域捕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可能有部分渔船存在违规行为,但绝非常态。事实上,渔船在汪洋大海上,受风向、洋流、导航设备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偶尔出现航向偏差导致越界都是常事。

问题是日本方面显然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各种阴谋论调层出不穷,媒体刻意抹黑、渲染危机气氛,日本官方也如临大敌般的推波助澜。

日本政府有观点认为,中国似乎打算在一定程度上“放任”渔船驶向相关海域,以此削弱日本的实际控制。日本还担心中国中国军人或进行武装的“海上民兵”装扮成渔民进入相关海域。虽然海保厅也承认目前并没有发现这种情况,但日本这方面的疑虑并没有减轻。日本甚至还有人臆测,中国渔船大规模进入钓鱼岛是中国进攻钓鱼岛的预演,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小谷哲男说:“这是中国进攻钓鱼岛的演习。中国渔船里可以装备民兵和装甲车。他们设想利用日本无法出手的空隙,让民兵和装甲车登陆。”

对于小笠原群岛附近出现的中国渔船,日本国内则几乎异口同声的称,中国渔船到此的目的是偷捕附近的高级珊瑚。海保厅横滨海上保安部16日以涉嫌违反《外国人渔业规制法》为由,逮捕了渔船“浙洞渔运10180号”的中国船长张峰。据日媒说法,该船在东京小笠原诸岛嫁岛海域的日本专属经济区内拒绝停船并逃跑。但迄今为止,日本方面并没有公布任何盗采珊瑚的证据,在缺乏举证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的给中国渔船安上窃取珊瑚的“罪名”。

中国渔业产能严重过剩,中国渔船与周边国家频频产生纠纷也是常事;中国渔民大多是老实本分,但也时常有违法他国法律的行为。中国渔民并不总是那么无辜,其他国家也常抱怨中国渔船,但像日本这样高调炒作中国渔船“入侵”,大谈阴谋论的做法却很罕见。

日本如此这般,无非是“中国威胁论”在作祟,在中日力量对比正不断发生剧变的情况下,日本已经变得无法冷静,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继炒作中国军事威胁之后,中国渔船又被认为对日本的国家安全、地方稳定和海洋环境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阻挡中国渔船说易行难

颇具讽刺的是,日本虽非常瞧得起中国渔船,将之当成一大威胁来应对,但苦于法理、执法力量和大环境等因素的限制,日本又很难真正有效应对。

首先要注意的是,日本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缺乏执法的法理依据,并无权利处置该海域的中国渔船。日本可以继续坚持“钓鱼岛不存在争议”的荒唐立场,但日本却不能公然违背白纸黑字的协议。关于渔业纠纷,中日双方早有协议,19554月,两国以“民间”渔业协会谈判的形式签署《中日关于黄海、东海渔业的协定》;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两国政府于19758月签署了《中日渔业协定》。《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署并生效后,两国又根据新的形势于1997年签署新的《中日渔业协定》。需要指出的是,自1955版协定始,北纬27度线以南的东海水域都属于中国对台作战的“军事区”或保留海域,1997年版协定明确规定,缔约各方依据国际法采取必要措施的范围不包括“北纬27度以南的东海协定水域”,这意味着在该海域,中日两国均不能将本国有关渔业的法令适用于对方”。而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正属于北纬27度以南水域,因此,无论日本承不承认中国在钓鱼岛的主权,依据双方签署的渔业协定,日本都无权利管制进入钓鱼岛领海的中国渔船。当然,在20129月日本“购岛”事件发生之前的相当长时期内,中国政府出于搁置争议与缓和争端的考虑,并没有在该问题上对日本针锋相对、锱铢必较,既不鼓励中国渔船到钓鱼岛海域捕鱼,也不就日本对我渔船进行违法登检等行为据理力争。然而,眼下情形已大不相同,中国必然不会继续漠视日本公然违背渔业协定的行为。

其次,日本海洋执法面临多线作战的巨大压力,同时强化应对钓鱼岛及小笠原群岛的中国渔船不太现实。日本海保厅是日本近海执法的主力,其规模庞大、装备精良,目前是仅次于美国海岸警卫队的世界第二大海上准军事力量。不过,由于日本与邻近的韩国、中国、俄罗斯等都有领土主权和大量的海洋划界纠纷,在日本与周边国家全面交恶的情况下,海保厅的兵力就远不是那样富裕了。特别是随着中国海警局力量的快速崛起,日本海保厅在冲绳及钓鱼岛一线将遭遇越来越大的挑战,为此,日本海上保安厅在2015财年预算中申请专项经费,意图打造“钓鱼岛专属部队”。过于将力量部署在钓鱼岛、独岛及北方四岛周围,必然会影响其在小笠原群岛这样非争端地区的巡逻和管控。对此,日本东海大学海洋学部山田吉彦分析指出,“日本的边防工作目前大多集中在冲绳海域周围。中国渔船那么明目张胆,大老远到小笠原群岛,就是洞悉日本一些离岛海防存在空白区。”而且,通常去小笠原群岛海域这样远距离作业的渔船都是上百吨的铁壳船,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最后,日本不得不考虑中日关系当前的大背景,“投鼠忌器”难免效果不彰。自“购岛”事件以后,中日双方在钓鱼岛问题已由“搁置争议”走向了全面争夺,双边关系也因此跌入谷底。中国海警船与日本海保厅的船只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实现了常态化共存,任何一方在此进一步的过火动作很可能直接导致冲突,日本如果继续对中国渔船采取2010年撞船事件那样的行动,必会被中国看作是重大挑衅,并动用一切力量进行反制。在小笠原群岛,日本的执法空间和弹性确实要大一些,但也不得不照顾到中日关系大背景。当前中日两国民间相互讨厌或敌视的情绪很重,一旦日本执法力量与中国渔船发生激烈冲突,中日间的舆论对抗很可能走向失控,在民众负面压力下,两国领导人都可能做出不太理性的选择。

近期,日本安倍内阁不断通过各种渠道放风,有意改善中日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右翼媒体和部分官员炒作中国渔船“入侵”的意图更显得扑朔迷离。对于中国而言,应对日本炒作“中国渔船威胁”的动向保持高度关注,做好对日本执法船的监视和己方渔船的管控。在钓鱼岛海域应依据渔业协定坚决反制日本所谓的“执法”行动,若日本继续在钓鱼岛领海驱逐中国渔船,中国海警船可考虑在该海域对日本渔船还以颜色,并派遣执法力量去护渔。在小笠原群岛及其他日本周边海域,中国政府应敦促己方渔船在日本专属经济区作业时需要遵守其法律,同时也需要提请日本方面注意执法方式方法,不得妨碍渔船的航行自由和渔民的人身安全。

原文发表于《凤凰周刊》2014年第3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99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